原创 2019-12-31 17:29 移动端访问

《地主老财》长诗连载(之三)

作者:六金

《地主老财》长诗连载(之三)

作者:六金

(六)

二拐子

就是二太爷

名字上看他腿脚应该不利索

至于他有几房媳妇

没人说过

传下的故事说他十分硬气

对那些喽啰兵厉害的很

也跟土匪干过

十里八乡的还真不敢惹

跟另外一个土匪头子还有过往来

关系不错

那个土匪头子后来被骗出去

让一旅长给宰了

 

真假不好评判

断的时间点太长

捡起来的都是琐碎

东拐西拐的

连不成成串的故事

 

不过

按照传说的那么厉害

为啥他愣是没干过另一帮土匪

让人家把他堂兄弟的媳妇

也是老太爷的堂兄弟媳妇

给绑了票

钱没少出,到最后还给撕了票

这么想来

他本该是练养了一群小瘪三

看家护院好使

真正刀枪见血还不一定行

 

不过

他最后能跟着大船去了台湾

应该也是有两下子的

毕竟那条船不是谁想上就能上的

 

(七)

老太爷家六个儿子、两个女儿

二拐子家没那么多

或许是一个或许是两个

但肯定的是他有儿子

有说他儿子跟了国民党在北京

后来辗转去了台湾

老太爷的堂兄弟那边

不知道从哪一辈开始习惯了单传

以致后来得靠过继才能传香火

 

老百姓喜欢大家子

过去的老百姓更是喜欢

有条件没条件都去尽量多的生养

图的就是香火鼎盛、人丁兴旺

那时候,人们考虑更多的

还是传宗接代

 

条件好的地主老财更是想多生养

而且很看中外来的因素

看完宅子看坟地

一点风水都不拉下

其实就是想着多富贵多人才

到最后费财费力的

也不见得多好

 

祖上就有两块坟地

一个生财,但人寿命受影响

一个长寿,财气不足

新的坟地据说是老太爷给看的

他想图个踏实平安

人丁兴旺健康

新坟地起的祖也是他

 

可能是他过惯了养尊处优的生活

想着长寿一些

也希望后人能长寿一些

他活得岁数不小

如果真这么灵验

他的后人可就骂惨他喽

 

无论是那个年代

还是后来的一大段时间里

他的后人子孙

都是在土窠里刨食

即使赶上私塾尾巴的尾巴

后来还被赶了出来

文化里装不了几个大字

地又分了干净

再往后

挣工分得比别人多卖一倍力

还不见得有工分的机会

挣口饭吃,全得手拿肩扛

饥一顿饱一顿都谈不上

 

记得爸爸说

他小的时候饿的贴脊梁骨

那种滋味我不知道

我没体验过,但听着很是可怜

饿成那样,奶奶愣是没折

等啊等,饿啊饿

得亏改革开放的脚步

又给他们一个新的希望

 

祖上的坟地

我只知道一块

另一块老家儿只提过

但从没带我拜祭过

特殊日子也都是爷爷辈的人去

爸爸他们一辈分的人都没去的资格

我就更没资格去喽

前些年不知道什么情况

来不及交代

就稀里哗啦地谢世了好几个爷爷辈

剩下的几个

糊涂的糊涂

没去过的没去过

年纪太轻的都赶不上我爸爸岁数大

虽然也是爷爷辈

但对这地方知之甚少

 

现如今

知道这个地方的人

差不多没了

估摸再过一段时间

原本的坟地就成了荒冢

即便眼见着它成了荒冢又能怎样?

有谁还会知道它是什么呢?

毕竟知道故事的人

越来越少

就算有墓志

谁又晓得那是他们家的祖坟呢?

家谱、族谱都被烧掉了

连个依据都没有

岂敢乱认

 

再者

老辈说

那块坟头上很多墓碑被毁的很厉害

哪里还有墓志可依?

重修更不敢提,怕极了那个年代

那是一个让人窒息到发疯的年代

就连这个新坟地上的大柳树

也都被砍了去

只剩下蒿草覆盖的土坟头

在枯风中挺着

 

(八)

爷爷在哥六个里排行老大

也因为排行

后来有了一个奇怪的外号

还是出事后家里人给的

我没见过爷爷

听爸爸说的

有一次爸爸喝醉了

或许心里委屈

躲在墙角哭起来

说自己九岁就没了爸爸

也难怪那时候他饿成那样

只能让奶奶干瞪眼

估摸着那时候爷爷已经去世

 

爷爷的形象

在爸爸眼里和乡亲的故事里

竟出奇的相同

都说爷爷脑瓜灵

在部队是会计

但到底是八路军还是解放军

谁也没说清

改革开放后爸爸去找过

说政府里有档案

但没拿不到烈士津贴

不知是跟家里成分有关

还是因为爷爷的外号

 

有些东西讲起来

让人眉飞色舞

不知道

他们哪里来的激情

但每每讲到这些

他们的表情永远一个样子

 

他们讲爷爷写的一手好字

而且左右开弓

边讲边比划

还评论

跟他们亲眼见过似的

这一点我倒信的

我的字虽上不了桌面

但左右开弓还是可以的

 

记得有一年

去爸爸的姥姥家拜年

更确切一些是他舅舅家

一帮老人见了我

说我跟爷爷长得像

不知道爸爸知不知道

毕竟他也没怎么见过他爸爸

 

爷爷的外号叫大疯子

跟他后来的精神状况不无关系

从部队回来就疯了

爸爸说因为他疯了,所以部队才让他回乡

到底是什么样

谁也说不清

津贴是没了

爸爸还想着要个公道

最后说人名能找到,具体其他写的是什么

就不好说了

 

不管是先疯还是后疯

反正是疯了

自己把好多部队证件、党员证明都烧了

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也烧了

爸爸说他有军功

至于是真有还是假有,成了未知

但他疯了是真的

外号都叫响了

 

他从部队回来不敢在家住

总是躲在地里的窝棚里

或者别的地方

没几年就死了

从他行为看,像是吓得

但是因为什么被吓成这样

不得而知

 

或许有一天

我能看到爸爸说的那份档案

那时候

我就应该清楚具体原因

 

历史总会在某个瞬间

在人们面前偷偷地亮个相

那时候,有些未知的

就会变得豁然开朗

等等看吧

会出现的

欢迎投稿:我们尊重每一首原创诗歌,深信所有字符经过心灵打磨后都饱含深情。长期征稿,所有投稿作品均将发布于相关平台。欢迎赐稿!收稿微信号(长按复制):aaaaaliutao

现代诗歌网稿酬及版权声明:

现代诗歌网为原创现代诗歌交流平台,尊重原创作者之一切合法权益,欢迎分享,但如欲转载至其他网站、公众号或使用本站发表之原创作品,必须征得原作者许可。

A、投稿者请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下方有现代诗歌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发布于现代诗歌网的诗歌稿酬以打赏为主,优质原创诗歌将发布于微信公众号,有打赏者有稿酬。

B、作品发出一周以后,结算稿酬。

B、稿酬分配比例提高到四六:平台百分之四十,作者百分之六十。

D、当发表作品涉及二个以上作者时,稿酬分配按平台留百分之四十,作者按篇数平分余下的百分之六十。

投稿邮箱

[email protected]

现代诗歌网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