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2019-12-31 17:39 移动端访问

《地主老财》长诗连载(之四)

作者:六金

《地主老财》长诗连载(之四)

作者:六金

(九)

爷爷兄弟几个

时代的原因

让他们相互找着枝巢

各自奔着理想

但更多的是生活所迫吧

按家庭条件

不应该出现如此状况

毕竟后来看到的是他家父亲的仓库里

还有很多东西很多东西

 

时间在支离破碎中

总不能严丝合缝

哥几个的选择让人琢磨良久

不得其解

是为了理想还是家庭原因

历史记住了它

但没告诉别人

 

家里人传说

爷爷是党员

二爷当过伪军

三爷参加过解放战争

后来留在广西,战功挺高

四五六爷岁数小

耕耘在故乡的土地上

有的是群众

有的是党员干部

 

弟兄几个的选择是

如此分散又清晰的选择和分层

老太爷那时候在想什么

难不成对不同妻子生的孩子

两重待遇?

难不成这是

爸爸这一辈兄弟几人对老太爷只有

只言片语的原因?

 

岁月磨碎了蓝砖墙里的故事

只留下风吹过的黄土

在树木掩映下

回望着过去

 

(十)

大伯比爸爸大很多岁

在那个年代

年纪轻轻的跟着老一辈遭罪

二爷不忍心

月儿挂在树梢的时候

二爷推开黑色的门

把大伯送出熟悉的土界

 

大伯是怎么走出那片曾经熟悉的热土

怎么在他乡扎了根

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也从不说

只讲更早的过去和现在

看着儿孙绕膝

满足的从不提未来

或许跑出去的那个夜晚

本就看不到未来

 

二伯没被送出去

苦了一辈子

二爷心里

也难受了一辈子

 

爸爸年岁小

赶上了改革的春风

躲过了一场

血雨腥风

 

可能是这个原因

小平爷爷逝世的那一天

这老哥俩在屋里

相互看着

不说话

静静地抹眼泪

泪水在白炽灯下泛着光

我在边上看着

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只是默默地记住了这个镜头

两个半老的老头

在偷偷抹眼泪

 

(十一)

时间能抹平伤痕

但伤的有多深

他们自己心里知道

也知道该怎么去应对这一切

 

春耕的风吹来了希望

当年的老人挺直了腰杆

扛着锄头下了地

红色的砖瓦房在蓝色砖墙外

起了新宅子

 

农田边上的路

见面的人有的热情打招呼

有的直接扭头不看

甚至瞪他两眼

慢慢地又回到了从前

从冷回到热

 

老辈人的离去

记在历史上的那段也慢慢淡去

他们走的时候

谁也没有把当年的仇恨

交给下一代

经历太多的人

不想让后人重蹈覆辙

 

随着他们眼睛的合闭

曾经被泼粪水

曾经跪着扫大街

曾经门上被贴白纸、洒柴灰

曾经大字报、上天凳

曾经文斗、武斗

曾经背语录、念大歌

曾经

曾经

曾经的太多

都闭在眼睛里

消失在黑暗里

 

(十二)

蓝色的砖墙

很长很长

东西很长

南北也很长

 

小时候刚上学

妈妈送我去

走啊走啊

总也走不到头的

长长的直直的胡同

胡同的尽头

是连成排的蓝砖房子

那是印象中的小学

我只待了一天

再后来就是新盖的学校了

只记得那时候蓝砖房子

在大坡上

很多孩子滑冰一样从上到下的折腾

开阔的木门像是快要散了架

在坡底围成学校的大门

 

后来才知道

那么一大片全是老宅里的地方

学校的地方是仓库之类的

还有后花园被改成了宅基地

走过的长长的胡同

只是院子里房子之间的走道

爷爷的兄弟就在胡同的西边挨着住

东边的木楼应该是当年老太爷住的地方

还有其他胡同

我着实没有了印象

至于它的大门在哪里

就更不知晓了

只觉得蓝色的墙

很长很长

 

(十三)

要想富先修路

改革的春风吹遍了大地

也吹动了老宅

吹动了老宅的墙

之前站在新起的红砖宅子门口

往北望去就能看到蓝砖墙

形成丁字口

东边有个地方叫东过道

西边有没有西过道

没人知晓

 

要被吹风的地方

就是这个丁字口

南北开出一条大通道

让老百姓致富

小时候不懂事

跟着推土机瞎乐呵

有懂得的人

拿着袋子捡东西

一大包一大包的捡

 

拣回去的东西

搁在熔炉里

化成铜水

然后再凝固起来

形成铜块

卖给街上收废品的人

 

他们捡的是铜钱和银元

方孔形的铜钱

画着光头脑袋的银元

那时候的人

对古董不懂,只图眼前的钱

换上两个烧饼、一瓶汽水就乐的不行

 

后来才知道推土机

推出的通道

冲着老太爷当年的账房仓库

和几个爷爷的住房

老长时间里从新通道过时

都能看到露着木梁的半拉房子

一座连着一座

站在路边可以数得清是谁的房子

二爷、四爷、五爷、六爷

过了很长时间他们的房子才翻新

看不到露着木梁的半拉房子

 

当年老太爷账房仓库上

盖起来一所小学

就是我后来念书的地方

那时候水龙头下还能冲出方孔铜钱

同学们捡到之后

配着核桃和纳鞋用的绳子

做成核桃车

或者把铜绿磨去剩下橙黄的底

配着红线穿成吊穗

 

时间过去了

小学破败后就改成了宅基地

住上了人家

现在是高高的红砖房

有的能说出住家

有的已经说不出了

很长时间没有回去了

变化的越来越多


欢迎投稿:我们尊重每一首原创诗歌,深信所有字符经过心灵打磨后都饱含深情。长期征稿,所有投稿作品均将发布于相关平台。欢迎赐稿!收稿微信号(长按复制):aaaaaliutao

现代诗歌网稿酬及版权声明:

现代诗歌网为原创现代诗歌交流平台,尊重原创作者之一切合法权益,欢迎分享,但如欲转载至其他网站、公众号或使用本站发表之原创作品,必须征得原作者许可。

A、投稿者请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下方有现代诗歌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发布于现代诗歌网的诗歌稿酬以打赏为主,优质原创诗歌将发布于微信公众号,有打赏者有稿酬。

B、作品发出一周以后,结算稿酬。

B、稿酬分配比例提高到四六:平台百分之四十,作者百分之六十。

D、当发表作品涉及二个以上作者时,稿酬分配按平台留百分之四十,作者按篇数平分余下的百分之六十。

投稿邮箱

[email protected]

现代诗歌网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