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2019-12-31 17:43 移动端访问

《地主老财》长诗连载(之五)

作者:六金

《地主老财》长诗连载(之五)

作者:六金

(十四)

推土机推出来的

加上从大院里赶在破四旧前运走的

还有被看仓库的人盗走的

已然很多了

那为什么六兄弟里还要有几个奔走他乡

他们真是为了理想吗?

他们的理想又是什么呢?

 

(十五)

辽阔的平原上

一队迎亲的队伍

花轿里坐着财主的闺女

新郎官是老太爷的大小子

 

老辈人讲究门当户对

爷爷娶得是财主的女儿

爸爸常说他在姥姥家待的时间长

他舅舅家好多元宝铜钱

他小时候跟他表兄弟玩的时候见到的

 

二爷娶得也是大户的闺女

至于三爷就不晓得了

流传最广的还是他的战功和官职

三爷的后人我见过一次

很小的时候,他们来过

二爷去世后,他们再也没来过

也印证了

老太爷对不同妻子生养的孩子所持的偏见

 

四爷五爷六爷的婚事

因为地主老财的没落

也变得随意了很多

两个老老姑嫁的好与不好

没人说起过

但嫁的远一点的那个老老姑

从老宅里伙同小兄弟

在破四旧之前运出去不少东西

倒是真的

但不知道她的他乡有没有

那么疯狂的运动

 

当年老太爷堂兄弟媳妇

嫁过来时的陪嫁

大车小车的拉过来

乡邻们看傻了眼

两边都是大户

又能张罗

钱财弄了不少

财不外露,露了就招风

也才会有后来绑票的事情

让熟知的周旋协调

估计是找过二拐子和他的土匪兄弟

绑票的那边要十簸箩铜钱,还要尖尖的冒

到底有多少,现在想不出来

总之很多

钱给了,但人拉回来的时候就是尸体了

 

后来,下葬后坟头上筑起厚厚的墙

高的很,可能是为了保护她免受侵扰吧

爸爸说他们小时候

在她坟头上玩游戏滑滑梯

后来一场运动

她还是没有躲过侵扰

坟头让人给扒了

据说里面弄出好多元宝

家人带着悲痛用土回填好

慢慢的

上面长出很多草

秋风时

枯黄的草尖随风飘舞

 

飘舞的枯草

像走在平原上的迎亲队伍

浩浩荡荡

 

(十六)

家道中落

不只是外界的影响

太奶奶抽大烟

烧钱伤人

后来一直没有老太爷的故事提起

十有八九也是躲在屋里抽大烟

但从推土机过过的地方看

余粮应该还有不少

不至于伤了筋动了骨

那时候的地主老财

好日子不多了

 

他们说老太爷的木楼烧过一次

重建过,又烧了

又重建,种了棵老槐树才好了些

后来家里供奉槐仙神位

八成从那时候开始的

不过这木楼

后来在运动中又给拆了

 

岁月跟着家人

一起就把家业败坏掉

加上外面的风霜

孩子远走他乡

可能是老太爷给的开支不足

可能是对抽大烟苦劝无果

可能是自己母亲受屈记恨他

 

历史故事都无法铭记

更别说人的内心世界了

如果说你我只不过是尘埃里的一粒沙

那么人的内心

不过是粉尘而已

 

在蓝砖墙围起来的大院里

月亮照在屋檐上

妯娌们的合合分分

冒出的乌烟瘴气

在屋檐上蒸腾

 

(十七)

老大出走当了兵

剩下孤儿寡母

在大院里挨着日子

爸爸从没提过在大院里住在哪个位置

肯定是有的

不然老太爷的长子在哪里娶媳妇啊?

我出生的时候

应该不在大院好多年了

新院子里的榆树已碗口粗细

老房子也有陈旧痕迹

 

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搬过来的

但肯定是有故事的

按老理儿,家里长子是不出去住的

跟着老家儿

只有小的结了婚去外面置办新的

然后搬出去住

但爸爸从没说过这段

应该是他不记得或者不想提

 

倒是听二伯提过一次

说是爷爷出走当兵后

一家妇人带着三大小子

都说半大小子吃穷老子

更何况是仨

没有了主事人

在家里说话不硬气

正如二伯说的

在老家受了不少委屈

但奶奶和爸爸他们从来没提

 

或许就在那时候

他们从大院搬出来住到南院里

说是南院

其实就是在大院外,庄子南头荒地里

重新起盖的宅子

说是宅子

门楼都是后加的

只有五间大瓦房

红砖西屋也是后来才盖的

 

(十八)

如果说妯娌们关系不行

但为什么能看她们亲切的

聊着过往的事

还挺和睦的

是岁数大了忘记了过往

还是相视一笑

不得而知

 

奶奶是轻易不出门的

如果让她带着我从庄子里走一圈

百分百她是走不回来的

可能是约束的家教

也可能是灌输了旧思想

总之是大门不出 二门不迈

 

记得奶奶去世的时候

村里人都来吊唁

看着未封口的棺椁

她们说

人家这个老太太还没见过呢

都说人家好的没法

 

奶奶确实是挺慈爱的

长得也端庄

年轻时应该是个美女子

她性格很好

从不生气

只是到老的时候

眼睛看不到了

才会生气,大都是跟爸爸说

大都是关于眼睛的事

别看她看不到了,但收拾的还很利索

可能是家庭教育关系

 

不过

她在那个社会里也是有弱点的

也许因为有钱人的小姐

针线活不在行

后来妈妈跟我说过多次

说奶奶不会针线活儿

但也亏了她有像妈妈这样的针线活儿高手做她儿媳妇

要不然,没怎么流行成衣的年月

真不好过活

 

奶奶习惯拿着拐杖

坐在板凳上,晒着太阳

总是很宁静安详

不知道她会不会读书识字

她没提过

她对钱更在意,算的很细

也总把钱捋的整整齐齐

然后拿手绢整齐的包起来

放在身上衣兜里

或炕头皮箱里

 

我小时候

趁她睡着

或后来她眼睛看不到的时候

总悄悄拿钱去买零嘴

她总是发觉不了

也可能她发现了但不吭声

即使发现了我也不说,她就放过我了

 

(十九)

人跟岁月一样

在落叶中慢慢飘散

庄子里的人既像落叶又像庄稼

老了就凋零了,但又有新的生命

在庄子的蓝色围墙里

繁衍生息

 

新房子像春笋一样

削尖了脑袋从地上钻出来

顶倒了老房子

挤破了蓝色砖瓦的围墙

在新潮的风中

矗立的越来越高

在原来围着蓝砖老院子的树面前

显得更加伟岸参天

 

风儿刮走了岁月

又送来了繁星点点

在历史的长河中

闪现

 

(二十)

没落的地主老财

后代们受了影响

或许真是坟地的事

老股上这几家都是叮当响

没走出去的爷爷们

靠着剩下来的老物件

换几个钱打发着肚皮

 

那时候

大地上的活人都是一个样

裤腰带恨不能勒上几圈

古董玩意也就换件破家具的钱

倒腾来倒腾去

也就没有多少了

 

关键还得躲在背地里交易

解散了的委员会不找事

本家的人也得扯一扯

后来,老股上几家闹得不可开交

跟这些破烂玩意

不无关系

人,毕竟对财不会谦虚

哪个人又能躲得过?

 

老股上走出去的不说

没走出去的也算遭了罪

运动时被折腾怕了

很久泛不过劲

加上受影响

娶房媳妇也成了问题

岁数不老小了才娶妻生子

老股上年轻人少

老股又不和睦

没少受欺凌

家和万事兴

家不和,自然不能顺风顺水

也就将就着过日子

现代诗歌网稿酬及版权声明:

现代诗歌网为原创现代诗歌交流平台,尊重原创作者之一切合法权益,欢迎分享,但如欲转载至其他网站、公众号或使用本站发表之原创作品,必须征得原作者许可,可与本站沟通联系原作者。

欢迎投稿,现代诗歌网公众号主要发布【诗人自选】,投稿作品需提交3首以上(5-10首为佳)并附上作者简介及相片一张,一般情况三日内可发布。对于作品数量不够、质量欠佳、风格不符(如散文、古体诗等)的投稿,将安排现代诗歌网网站发布,请移步查看。【现代诗周刊】每周一期,不接受单首作品投稿,主要从一周发布的【诗人自选】中选一首刊发。

我们尊重每一首原创诗歌,深信所有字符经过心灵打磨后都饱含深情,所有投稿需为本人原创且不侵犯他人任何权益,自负文责,投稿邮箱(长按复制): xdshicom@163.com

发布于现代诗歌网的诗歌无固定稿酬,稿酬以打赏为主,稿酬分配比例超过20元为四六分:平台百分之四十,作者百分之六十,打赏不足20元不予返还。多人合集不发放打赏稿费,投稿者的投稿行为即视同意该方案。投稿者请务必关注本站公众号,并请添加编辑流河微信aaaaaliutao,作品发出一月之内结算稿酬,如您发现作品有打赏,请联系我们并说明情况,告知真名,我们会严格确认。

本平台为纸刊《现代诗美学》(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 2664-6919,16开本,90个页码左右,统一定价30.00元,国内外公开发行。)重要选稿基地,若投稿纸刊,务请注明“投稿现代诗美学”字样,标题正文后署上真实姓名或笔名,文后附上真实姓名、籍贯、详细地址、个人简介、电话,征稿的文学作品体裁不限,主题不限,诗歌为主,兼收其他体裁,投稿作品不求首发,但求原创,严禁剽窃、抄袭,文责自负。

投稿邮箱

xdshicom@163.com

欢迎投稿:我们尊重每一首原创诗歌,深信所有字符经过心灵打磨后都饱含深情。长期征稿,所有投稿作品均将发布于相关平台。欢迎赐稿!收稿微信号(长按复制):aaaaaliutao

现代诗歌网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