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中国女诗人沫非诗集《芳菲未沫》——多情乃诗心,人间送小暖

2020-03-14 16:27 来源: 移动端访问

中国女诗人沫非

       娱道文化传媒讯  读中国女诗人沫非诗集《芳菲未沫》——多情乃诗心,人间送小暖。“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是中国最早诗歌总集《诗经.关雎》里的句子,是流传古今关于爱情的名句,关雎又是《诗经》的首篇。从阳春白雪到乡村俚歌。从少年心事到垂垂老矣,从诗歌的源头流到唐诗宋词,爱情是沸腾的荷尔蒙,是我们永远的追逐和眷恋。爱情也是文学作品永恒不变的主题。无论你的一生是为情所钟、所困还是所累。对于爱情,女性的敏感多于男性,许多伟大的爱情诗也属于女性。像白朗宁夫人著名的“十四行诗”,像中国诗人舒婷的《致橡树》。北国江城的灵山秀水也孕育了这样一位善写爱情的女诗人,她叫沫非,她行之吟之在兹念兹,把爱情的苦辣酸甜期待失落,刻画的淋漓尽致,让人不免发出“问世间情为何物”的感喟。

      不记得具体第一次见到沫非是什么时候,好像知道她是在吉林市举办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期间的朗诵活动,不觉中,她就慢慢从朗诵跨界到文学圈,而且表现不俗。沫非是80后,略小我几岁,按说这个年龄已经是中年,但她是个很单纯的人,有一种比年龄更小的诗人宝贵的天真。

      她的诗集《芳菲未沫》设计的很精美颇具匠心,插页图片展示了诗人生命里的精彩的瞬间和珍贵记忆,也是她成长之路的缩影,我要为策划设计的张辉老师点个赞。整个诗集以春夏秋冬为序,加上亲情思索和古体诗词,分六部分。爱情是不分季节的,但诗人的心却有风霜雪雨。很幸运的是诗人生活在一个四季分明的城市。逢时触景,感物伤怀,诗人用季节作点染,春花秋月,冬雪霏霏都成了爱情的背景和底色。爱情是不完美的,所以她多数选择的不是春的明媚而是春雪的寒凉,“春雪因爱而热,贴近离心跳最近的胸膛”,那一场纷飞的春雪还未到来,收集你有声无声的情话,伴着春天第一缕曙光。如:“与春雪谈场恋爱,清晨推开房门,一场春天的洁白。春天来了,她驾飞雪而来,”。还有诗的名字就是春雪,如《春雪唱和》《春雪里情溢箫声》《四月雪》等等。在诗人笔下,春雪不同于冬雪的地方在于它的背面,它是一种洁白的期待,它是即将到来春的使者!

      而夏天就丰富而多元了,夏天是最适于恋爱的季节,也是北方漫长寒冷里短暂宝贵的绿荫,女孩子可以穿最漂亮的短裙,可以和心中的他去漂流去想去的远方。那是穿白衬衫牛仔裤最美的年龄,也是爱情最纯粹最美的样子,沫非写出了少有的明丽,如《花开的时候》:一只蜻蜓掠夺了我正凝视的水花/落在花蕊间/缠绵着吮吸/水花里一定有甜蜜/而我只是花开时的看客。 诗歌是语言的艺术,文学的皇冠,沫非对文字是敏感的,比如《夏至已至》:修补一场来去匆匆的行走/修补花开也修补花落/修补阳光也裁掉阴霾。这里有排比、对仗、有拟人,简约里凸显语言的魅力。

      秋对于农人是收获的,但对于诗人多数是悲怆的.像这首《终结在深秋的夜》:深秋的夜晚灯火阑珊/冷风轻拂过我的脸/你我之间远隔着江湾/一江迷雾里/我看不见你的容颜/我将爱/终结在深秋的夜晚。这首诗基本都是叙述,但文笔流畅画面感很强。我很喜欢这一季里《赌注》这首诗:我把一次艳遇当做赌注/赌你能爱我一回/我把一个梦想当做赌注/赌你也有同样的梦/我把一条长路当做赌注/赌你等我在那个尽头/我自己也当做赌注/赌你在海的那一边能看到/我燃烧自己/点亮相思海里的一座灯塔/赌你一定能找到回归的方向。沫非朗诵很好所以她的文字有很强的跳跃感韵律感,诗歌光明的结尾也显示了对爱的信心。

      冬天是北方最有魅力的季节,也是诗人把情绪放大,感悟那份苍茫和空寂的时候。像《路过》写到:风把水吹成了冰,一场雪路过冬天/我从冬天里望向远方/雪山在远方显影/你正沐浴酒香/化作宣纸里冷冷清清的北风。情景交融,文字直白却有空灵之美。但这首《假如遇见》却是另一种美感:红红的灯笼下/我是一山一水里写意的看客/在春天伊始/彰显唐风宋韵的久远/我抚摸着画中人/用水墨将诗心晕染成一朵花开/在洇开的笔触里点染流浪的印记/直至在泼墨的宣纸里遇见自己山川以及流水/落在我的手心舞蹈/演绎四季流转的光阴。语言很华美,有古诗词的韵味。读了诗集第六季沫非的古诗词你就知道什么是相辅相成,相得益彰。风格相近的如《觐见北岸的清风,赶在最长的黑夜到来以前》里写道:我必须收敛所有被挥霍的真情/才能继续在清风拂过心底时/轻吻半夏之后荷塘里冰冻的那片莲叶/这样/所有的污浊才会得以净化……画卷里留有用心书写的墨迹/于是觐见北岸的清风/要赶在最长的黑夜到来以前。诗人诗句里的爱情总有一种宿命和悲剧感,一种被辜负和无力,但并不绝望,也给了诗人不断前行抛弃旧我的精神力量!

      说了这么多她的诗歌,还要谈谈沫非这个人,她是个很善良很有情的人,看她热心的参与各种文化活动忙前忙后,看她在吉林市诗词文化研究会里张罗组织活动出钱出力。她很重亲情,对姥姥姥爷那种发自内心的爱和怀念,对父母的孝敬和依恋,看她在朋友圈,不断晒她那个可爱顽皮极富想象力的“话唠”宝宝,也不禁让人会心莞尔。

      沫非还是个画家,她拜吉林著名画家今之为师,勤学苦练加上她的天分,在省市几个画展中暂露头角。“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本来就是至美的境界。明末清初著名画家龚贤在《画决》里说:“画者,诗之余,诗者,文之余,文者,道之余”,这也是我要对沫非说的,诗画如何互相促进共同提高,写诗更要写出道,写出你对世界独特的体验感悟和洞见,这同样取决了你在诗歌的道路上能走多远。

      汪曾祺说过一个人的口味要宽一点,杂一点,对啥都去尝尝,这句话对食物如此,对文学也是如此。坚持一种题材很宝贵,爱是可以写一辈子的,但还应有宽度和深度,爱情诗同样可以蕴含哲理挖掘人性深处的东西。在坚持个人风格的同时也要敢于触碰不同类型不同题材,我们可喜的看到在诗集的第五季里,沫非已经勇敢做出了尝试。沫非一直是个自由职业者,而且并未出生于大富之家也经历过许多坎坷,她有很多的生活经历可以挖掘。

      沫非总体上写的是一种适于吟诵的抒情诗。她是一个情绪饱满的诗人,也是快手,一件事甚至一个眼神的触动就能马上成诗,但创作过多质量就不一定保证,而且好诗不一定适于朗诵,意向的缺失也可能导致深度的缺失,这同样是她需要注意的。

      写此文时,正值疫情期间,许多诗人提起笔,歌颂伟大的战疫斗争歌唱白衣天使歌唱勇敢鞭挞人性的丑恶,成为了压抑里生活的人们的精神力量。我相信,一个拥有诗歌的民族是不可战胜的,同样,一个热爱诗歌的女子,只要不断努力,她一定能写出更优美动人的诗歌,创造出自己诗意幸福的生活!用诗人的句子结束我的评论吧!“眼望遥远,遥远到冬天的尽头,我期待春花烂漫时”!

                                                                2020年3月8日丽人节定稿。

作者朱盾

朱 盾  中国民俗学会会员,中国法学会会员,吉林省作协散文委员会委员,吉林省名人研究会理事、吉林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吉林市楹联家协会副主席,吉林市政协文史研究员。吉林省永吉县政协文史委副主任,永吉星星诗社社长。作品多次获国家及省市级奖。出版散文集《十年一刻》。主编《新世纪吉林市作家作品精选 · 永吉卷》。

现代诗歌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