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卫:幸运之神,时不时惠顾着我

2020-04-10 13:21 来源: 现代诗歌网 移动端访问

大地的乳汁

刘卫:幸运之神,时不时惠顾着我

《大地的乳汁》跋

作者:刘卫

诗歌以可能性的存在把我带出生活低层,这让我很诧异。母亲常常责骂父亲连自己的本分也守不住。我恰恰继承了父亲做人憨实的品性。很多场合,我也守不住自己的本分,尽管我对每一种生活方式都付出了全部的真情与勤俭,一刮妖风,辛苦攒下的钱财物质都被卷走;直至现在,我依然分辨不清哪儿在刮歪风,哪儿又来了邪气,我唯一守护自己的办法,自带雨具,不问西东,砥砺前进。

世界太大,天资又欠缺,摸爬滚打几十年,我发现写作无需心机算计便有所余留,文章顺应心声,读者又不计较我的莽撞与幼稚,故给我躲在文字中成一统的良缘。

母亲自幼跟随外公读了几本私塾书,青年时又熟背“毛选”,退休后自学中医。而我父亲是个文盲,习武之家,却是个码头工人出生。父亲出生正直国家财匮力尽,民不聊生,无缘识字。而我出生在新中国稳步发展时期,有机会接受学校教育;8岁时我被送入体校,六年的艰苦训练,培养了我坚强的毅志,后由于总总原因无缘高等学府拿一张耀眼的文凭,我却努力在社会生存的标签里贴上知识的标签。对日常生活我是认真的,我像极了卑微的父亲。当生活陷入泥泞之中时,父亲的副业先是与母亲做了几年木材生意,开过三年土纸制造厂,干过养殖业,终因文化欠缺,思维跟不上形式,只得弃商务农。年近七十的父亲在县城周边开荒种地,最大规模包下一个山头,种了小十亩葡萄园,又在葡萄园边修建两间土砖房,挖了小池塘,养了两百多只鸭和几十只鸡;试图以勤劳的双手扭转生活的困境,直到父亲八十三岁离世,最终也只把生活跨过温饱的台阶,离富裕依然很遥远。父亲最后的十年光阴是带着癌细胞的病体,与日月较劲,与天地较劲,他的一生是耗尽体力劳动的一生。我是围绕在父母身边唯一的孩子,也是他们算盘珠子上唯一的帮手,其中的酸甜苦辣与艰辛,我的体会比他们更深。可以说,父母的人生辙迹给予我的是担心与无奈、厌倦与疲遢,我一直被他们捆绑在劳动的阴影中。但我是反抗的,这种反抗很无力,我除了顺从,什么也做不了。我深知,要与命运抗争,需要有学问,在家传底子薄,自身授业有限,年纪越来越老的情况下,如何突破生活的禁锢?只有提升自己这一条路可以走。

在学习的路上,我不在乎年龄、不在乎学不学得进,不管不顾地闯进高等学府尽可能多地聆听尖端课程,试图弥补文凭的缺失带给我知识上的贫乏;用一切可能的时间去读书,借助先知者的智慧来装扮自己的三维空间。不断积累的文化知识丰富了我的认知观,使我有别于父辈们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习性,有别于左邻右舍麻将桌上的中年大妈。知识给予我纯真而自由的灵魂,帮助我走出思维的狭隘,使我有了勇往直前的原动力。知识使我觉醒,把我带入了精神的高地。

写诗无关金钱,无关别人对我的认可,我只要把祖辈遗传给我的低微元素、驻扎在我血管里强大的悲悯情怀与忧郁,用文字表达出来。文字给我一针安定剂,于艰苦生活,让我品尝到内心世界的甘甜;于低微血液,让我品味出高贵的思想境界。

孤独与我是个优生词,把我从枯燥的生存世界解救出来。经历曲折,引我走上正道的要拜孤独所赐啊!我的幸福感也要拜孤独所赐。其实,又何止是我?人类本来就是孤独的一个个个体,为了各自的生存需要挤往共同的热闹场所,势必有违自己的心。我也一样,为了活着往世俗社会中挤,有太多的原罪,没有空闲时间去祈祷,拘谨偷生,却让思想海阔天空,不敢奢求有没有朋友与亲人对我的理解;内心里极度谦卑,害怕不多的文化积累,因一时冲动而贻笑大方。世界纷攘,又岂是我等愚钝之人穿堂破壁?

诗歌的高贵与我的卑微碰撞了,必定有火花产生;故而,田垄的瓜棚下给我留下一处萤火虫的亮光,让我再次有机会出版诗集。这本诗集取名《大地的乳汁》。大地母亲用她高贵的乳汁哺育芸芸众生,一切活着的生灵,有了春华秋实;我匍匐于大地之上,谦卑地前行,嗅觉触碰到的每一件卑微物种,我用诗歌的芳香润泽它们,是朽木继续腐朽,是金钢钻那就灿烂。

在人生旅途中,幸运之神时不时惠顾着我。我是幸运的。感谢一路上用智慧之光引导我走向光明的老师、朋友与读者说一声:谢谢您!

2019年9月2日初稿

2020年1月6日修改

大地的乳汁

他们的推荐语

读刘卫的诗歌,你会发现,她的诗歌具备三种能力:一是呈现真的能力。……二是发现美的能力。……三是疗伤的能力。……————陈国栋(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席)

刘卫怀揣一腔对自然的热爱与大地的情怀,去探索大地的命脉;走向大地的旷野,剖开心灵的曲线,低吟浅唱,像一个行者,行走于祖国的山水之间,视野开阔,视角独到。————吴传玖(少将,军旅作家。《新华文学》《中国诗界》主编)

刘卫天生与自然亲近,不管到什么地方,总能把那里的风貌环境和人情故事变成诗。因此,她的诗作并不、也无需编造时空,所说的地点大多也是真实的,大到北京、深圳、遵义等都市,小到白仓镇、观前村等乡间。这种真实感,其实来自对大地的感情,所以地名本身就是值得尊重的。————孙津(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刘卫的诗歌“尺度甚大”到令男性读者都颇觉瞠目结舌,她的写作与女性主义写作之间没有太多关联,而是散发出中国传统文化浸润下女性写作悲天悯人的韵致。————刘长华(湖南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刘卫全部的惯性思维始终站在责任和使命的角度,以诗人的敏锐、犀利和直率,来关注生态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的问题,用诗语的方式委婉地指证了经济建设过程中,局部存在的自然环境、土地资源过渡开采、使用乃至破坏现象,并以赤子情怀给以善意的提醒和忠告。————道非(哈尔滨人。自由撰稿人、诗评人)

诗友可关注上面二维码,进入惟微坊公众号  后台留下地址,打赏40元,可获得诗人亲笔签名诗集,由诗人本人亲自快递寄出。

 

现代诗歌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