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2020-11-26 00:43 移动端访问

那些关于麻糖的记忆

作者:晴日暖阳

 

麻糖,一种大米与麦芽的精致产物。麻香浓郁、甜而不腻。发源地不详却时代久远,曾占据了整个童年时光。麻糖入口的那一刻,熟悉的味道,让儿时的温暖,年的记忆,一切关乎它的印迹都纷至沓来。

“天上飘雪花,街上卖糖瓜”。那年,入冬后仍阴雨连绵。院里的玉米垛受潮后发霉。我和弟弟帮父母把玉米腾回屋,连夜刷玉米上的霉斑。开出的条件是:一个玉米一分钱。到底是钱财提精神,连续奋战几个小时,挣了三块多。这三块钱带来的优越感,着实让人兴奋,我可以一连几天和校门口挎篮子的大爷买麻糖。那时麻糖一毛钱一根,买的时候我总会挑几节断掉或是品相不好的买,因为算下来总比一整根长。麻糖也讲究吃法,先用嘴嗦,直到把一头嗦的特别细,再慢慢拉长,拉成细丝,眼看快断掉了,才送入口中慢慢品味。要么就是直接放进嘴里嚼,在牙齿间感受它的黏性,直到一股甜津津的糊香充满口腔。麻糖不耐热,时间长了会变软黏在手上,总是不由地去舔一舔,才恋恋不舍地去洗去擦。那时候,大人们总说麻糖不卫生,是用脚踩出来的,但不管他们怎么说,我们还是照旧买。相比起麻糖让人欲罢不能的美味诱惑,脚的不干净又算得了什么……关于趣吃麻糖的记忆,那是有多久?

1

“腊月二十三,麻糖把嘴粘”。我们这有小年供麻糖辞灶的习俗,糖瓜粘嘴纳吉言,辞灶迎新祭祖先。那年,小年过后,执拗的我不顾寒风凛冽,独自一人骑车去八里地外的苗庄看生病的姥姥。姥姥虽然病重还不忘接济我,对我妈说,供桌上有麻糖,你给孩子取去吧。当我正高兴的吃着祭灶麻糖的一会儿功夫,病中的姥姥突然撒手人寰。从此那个最疼爱我的人与我阴阳两隔,永世不得见……,那个凌乱乖舛的寒冬腊月,严霜滴泪,寒鸦失声!腊月二十八姥姥出殡,当人们沉浸在除夕之夜举家团圆的欢乐中时,我们的年,却成了最痛苦的回忆。妈妈痛失至亲伤心欲绝,可怜留下姥爷孑然一身,孤苦凄冷,两年后也追随而去。从那后每到过小年祭灶吃麻糖时,我就会想起我的姥姥,想起曾经那个难过的年,泪水就喷涌而出。关于吃麻糖痛苦的记忆,该是有多久?

那年,身怀六甲。又到小年买麻糖的时候,节令一到糖价狂涨,众人皆抢一糖难求。站在街头,看着熙攘哄抢的人群,我楞是没舍得花几块钱,却兴匆匆地买回了一堆宝宝的小衣服。尽管那个小年没吃到麻糖,但满心期待宝宝到来的幸福,却比吃了麻糖都甜……关于留在没有麻糖小年里的些许遗憾, 又是有多久?

记忆中关于麻糖的种种过往,总是清晰而明朗。而今,且不说麻糖还是一如从前的味道,终究我们吃的是一种情怀。过去的岁月,发生过的许多许多的事,有快乐也有忧伤,有期待也有不舍。那一根根麻糖里的一个个故事是新旧生活的分界线,它不仅见证着岁月的光影从指缝间悄然流逝,于我而言也有着成倍的感怀与想念!

现代诗歌网稿酬及版权声明:

现代诗歌网为原创现代诗歌交流平台,尊重原创作者之一切合法权益,欢迎分享,但如欲转载至其他网站、公众号或使用本站发表之原创作品,必须征得原作者许可,可与本站沟通联系原作者。

欢迎投稿,现代诗歌网公众号主要发布【诗人自选】,投稿作品需提交3首以上(5-10首为佳)并附上作者简介及相片一张,一般情况三日内可发布。对于作品数量不够、质量欠佳、风格不符(如散文、古体诗等)的投稿,将安排现代诗歌网网站发布,请移步查看。【现代诗周刊】每周一期,不接受单首作品投稿,主要从一周发布的【诗人自选】中选一首刊发。

我们尊重每一首原创诗歌,深信所有字符经过心灵打磨后都饱含深情,所有投稿需为本人原创且不侵犯他人任何权益,自负文责,投稿邮箱(长按复制): xdshicom@163.com

发布于现代诗歌网的诗歌无固定稿酬,稿酬以打赏为主,稿酬分配比例超过20元为四六分:平台百分之四十,作者百分之六十,打赏不足20元不予返还。多人合集不发放打赏稿费,投稿者的投稿行为即视同意该方案。投稿者请务必关注本站公众号,并请添加编辑流河微信aaaaaliutao,作品发出一月之内结算稿酬,如您发现作品有打赏,请联系我们并说明情况,告知真名,我们会严格确认。

投稿邮箱

xdshicom@163.com

欢迎投稿:我们尊重每一首原创诗歌,深信所有字符经过心灵打磨后都饱含深情。长期征稿,所有投稿作品均将发布于相关平台。欢迎赐稿!收稿微信号(长按复制):aaaaaliutao

现代诗歌网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 上一篇:孩子
  • 下一篇:没有了